当前的位置:文章吧 > 原创文章 > 原创精选 >

物外不仅有趣也会有伤

2019-05-01 09:35:31 作者:春水煎茶 来源:文章吧 阅读:载入中…

物外不仅有趣也会有伤

  一直想做个物外之人,也一直想享受着物外之趣,但总是凡心未退,俗务未了。于是只能借助些花花草草、虫鱼鸟豸,来消磨消磨时时光,打发打发寂寞。然而,却总不能尽兴,物外之趣未得,常为物所伤,故心性渐衰。

  关于狗

  狗是人类忠实朋友,对于我来说,它离我的生活却越来越远。晚饭后,到附近的广场公园散步,总是看到这样那样的宠物狗。什么沙皮狗、京叭、蝴蝶犬、还有凶巴巴的一些叫不上名字的。我从来都是不屑的从一边经过,全然不顾孩子在一边惊奇欢悦。对于狗,我的情感,早已经倾注过了,所以再也不会有什么波澜

  记得小时候,家里养了一条小黑狗,我管它叫小黑。常跟着我的屁股后面整天屁颠屁颠得,为童年添了不少的乐趣。后来,因为打狗运动,我领着它到处躲藏。跑到奶奶家,藏了半天,它还是未能逃脱厄运。再后来,上初中的又养了一条狼狗母亲叫他小青,是父亲同事送的。送来的时候,还没有满月。毛茸茸的,肉乎乎的,在地上滚动般蹭来蹭去。我放了学,便领着它去野地里跑,装模作样训练它。后来,随着它年龄的增大,逐渐得学会了站立、握手这些动作。我早上上学的时候,它便把两支前抓,搭在我的腰上送我到大门口,和我握别。放学归来,又会在门口迎着,站立握手。它的友情送迎,成了我那一个阶段的一大趣事。随着小青的成长,狗性对家人表现越来越明显狼性外人的表现也越来越明显。终于,在它咬伤第二个人的时候,父亲跟我商量着,把它卖掉。当时,我死活不同意,噘着嘴去上学了。那一天,心里忐忑不安。傍晚,一放学,我一路小跑回到家里。没有了小青的叫声、没有它的站立、没有了它的握手。剩余的只是,吊死它的柿子树上的绳索,还有那如血的残阳。

  对于狗的喜爱,从此便渐渐的淡了。再后来,家里还断断续续的养过几只狗,但我却习惯了不去关注,或者是刻意的躲避吧。现在,家里还养着两条狗,一条象小黑,一条象小青。回家的时候,老远它们就能听出我回家的脚步,提前就会用叫声报告。虽然不去过多的关注它们,但有时候也对母亲提些建议比如说:不要给它们吃狗骨头,吃同类毕竟有些残忍。再比如:把那条象小青的狗,拴在正屋的后面,它会寂寞等。但我心里清楚,这狗趣是离我越来越远了吧。

  关于猫

  在童年那些鼠患猖狂岁月里,拥有一只猫咪,是每个家庭向往的。于是,千求万求,从亲戚家要来一只小猫。它顽皮的上窜下跳,还有蹲在阳光下微眯了眼,都那么可爱。晚上,常常钻到我的被窝上,蹲在脚头酣睡。及至长到一定的年龄,俨然就成了一只捕鼠能手。家里的老鼠没有了,它的地位也逐渐的稳固了,在我心里的地位也逐渐稳固了。可是有一天,它哀号着跑回来,趴在地上一动不动。母亲说,它中毒了,可能是吃了药死的老鼠。我抱着它,用我六岁的双手,独自凭着记忆跑到邻庄,找到做医生的一个亲戚,哭着求他帮忙。医生,给他打了一针,告诉我回家给它熬梧桐根的水喝。我奔跑着,回到家里,要母亲给挖来了梧桐树根,然后熬了,还没等灌下去小猫就死了。我抱着哭,也不吃饭,一直到地里给它挖了个穴,堆成一个小小的坟墓

  关于猫的记忆,还有一只。舅舅送了一只纯白色猫,一只眼睛黄色的,一只眼睛是蓝色的,据说是好品种。我又欣喜地抱着它,给它整理洁白的毛、弄它的爪子可惜,这只猫是不会捕鼠的,甚至有一次把一只打得半死的老鼠放到它面前,它也顶多只是玩玩,就像玩一个线团。母亲说,它养尊处优惯了,吃鱼吃肉的吃多了,就不吃老鼠了。后来这只猫,跑出去再也没有回来。因为它不怕人,可能是被人抱走了吧。

  再后来,在姥姥家,亲眼看到过她的猫还会捉蛇吃,从此一看到猫就会想到那个恐怖镜头,所以猫趣也了无。

  关于鱼

  我从来没认为自己仁者,但还是很喜欢山的。也从来没认为自己是智者,但也还是很喜欢水的。小时候喜欢山,主要是因为山上可以有各样的野果、野味。喜欢水,主要是因为水里有自由自在鱼儿

  小时候,到别人家看到从河里捉了鱼,养在鱼缸里,很是羡慕。就等到在井里的水浇地抽干了的时候,捉了几条泥鳅兴奋的养在罐头瓶里,全然不顾捉的时候手指玻璃碴扎地血淋淋的。拿了煎饼渣喂它,不久由于换水不及时,都慢慢的死了,倒也没怎么心疼

  再后来,养金鱼逐渐成了我的一大嗜好,尤其是参加工作以后。买了各式的小鱼缸,养上两条黑色的龙睛或者红色狮子头,工作之余盯着它们在水里翻飞,心情随着鱼舒展结婚后,有了自己的相对空间。买了个大大的鱼缸,摆在客厅里,买上几条各式的金鱼,也添置了加氧机,回家的时候看着茶几上的金鱼,一天的工作疲惫就慢慢的消散了。可是好景不长,金鱼太娇气,顶多养不上半个月就呜呼了。我一方面哀叹自己养鱼技术之差,一方面又去买了鱼来补鱼缸,混得卖金鱼的都熟了。一见我就问:“鱼又死了?”,而我就半假半真的绷了脸:“你卖的鱼是不是有病呀?怎么这么难养。”对话的时候,就又学个三五招养鱼的技术,又买上几条上眼金鱼。如此反复,一只养到我心烦。索性,只养了个空鱼缸,缸里除了假山,一条鱼也不放。

  有时候,走到鱼市,看到大盆小盆的金鱼,都是忍不住蹲下身子,看上一会,但终于是记住不买了,因为我知道,买回来还是会死的。我非鱼,虽然知道鱼之乐,但还是不知道鱼之痛、鱼之死。所以,又放弃了。

  关于花

  也曾经养过鸟,买来了一个大笼子和一对美丽牡丹鹦鹉。可是看着它们在笼子里,痛苦的煎熬,后来送人了。于是,这爱好就只剩下了养花。

  这花,毕竟是植物。在潜意识里,好像比起那些动物缺乏生命一样。窃以为,死了也不会心疼。于是,就拼命的这里买,那里要,摆弄得满屋都是。象什么梅、兰、竹、聚,象什么桂花茶花杜鹃花,这品种,那花色,有的赏叶有的观花,有的虽不起眼,但却氤氲了满屋子香气电脑旁、书橱上、窗台上、客厅里,这里一盆,那里一盆,一进门满屋的葱绿,幸福呀!

  这养花的学问也很深,什么酸性土、碱性土;什么喜荫、喜阳;什么喜潮、喜干;这肥、那肥,道道不少。曾经刻意跑到山上弄过松针土,也曾经到蚕农那里弄过蚕粪,还捡过羊粪发酵了上兰花,发酵过啤酒君子兰等。不过,不管怎么仔细,一不小心还是不断的有花变枯变黄,及至死去。死一盆,心里便空一阙。死得多了,心里便空荡荡的了。曾经有一次,和妻子都到外地学习舍得久了,回家一看,都死了个差不多。扔下旅行包的第一件事,便是抢救。即便这样,也尽落些遗憾罢了。

  于是,花还养一些,但大多是泼辣的。象什么仙人球、幸福树、常青藤、茉莉、滴水观音时时彩官方网站、文竹、蝴蝶兰,有时候偷点懒,也还是可以的。

  哀莫大于心死!经历了这么多的物趣与物伤,人的情绪会渐渐的平淡下去,对这些逐渐失去了原有热情耐心。所以,对于我等俗人,要想享受物外之趣确实是需要付出一些代价的。也就只能看着别人兴致盎然的徜徉于物外,而我,依旧徘徊在物内,不怨自己,怨苍天变了心!

评论加载中……